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鸟语花香

记录精彩的瞬间 保持开心的笑颜 过好健康快乐的每天

 
 
 

日志

 
 
关于我

开心每一刻 快乐每一天!本人从小就生活在鸟语花香的大自然世界,虽然已进入大都市里生活了几十年,但总也忘不了那鸟语花香、空气清新的世界。那里的山,那里的水,那里淳朴善良的人们,那里热情好客的风情......,永远缠绕着我的心,向往那鸟语花香的世界!

网易考拉推荐

【收藏】利川船山古寨记  

2012-08-22 21:22:20|  分类: 自然风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鱼木寨

鱼木寨古寨新居

远眺船头寨

船头寨现存的第一道卡门


船头寨大田庄谢氏庄园遗址

长坪梯田

   记者牟联文 通讯员陈亮

前言

7月初,记者一行四人前往谋道镇采访,先后到了该镇的鱼木寨、女儿寨、马井寨,并第一次踏访了船头寨,沿途欣赏了无数自然美景和历史文化遗迹。同行四人都被优美的自然风光所吸引,更被其无数历史遗迹深深打动。返回后,记者心情久久不能平息,心中时常萦绕见过的遗迹,尤其是披荆斩棘的船头寨。后与同行者之一共同收集相关资料,遂成本文。

位于利川市谋道镇的支罗船头寨文物古迹胜景很多,遗存的十余处卡门中有一处着名石岩卡门,名叫六也岩,六也意指《中庸》中论天地之道之六也也。观船山古寨之气势,无历岁月沧桑、雄揽古今之气度,不能成其博;无崇文尚武、沉淀历史之胸襟不能成其厚;无俯仰吐纳、总揽天地万物之气势,不能成其高;无审时度势、心雄天下之智慧,不能成其明;无后人凭吊之牢骚、耕夫渔樵之谈笑,不能成其悠;无大浪淘沙、历时愈久味愈醇厚之气,不能成其久。船山古寨之博、厚、高、明、悠、久,不仅山民代代传承传唱,更令寨外来客众口皆碑,过目不忘,近年,随着古寨的文物发掘、文化研究工作的不断展开,一座千年古寨得以撩起其神秘面纱,逐渐向世人展露其迷人之姿、雄浑之气。

船头寨上文物留迹颇多,种类齐备,现将现存文物古迹摘录如下:晋隋崖墓三孔,元明天然崖墓一孔,明代关卡十座,明清岩屋、兵洞五处,清向氏、马氏大型墓碑二群二十三座,民国碑屋一座,明清土家学校一座,清祠堂三座,民国庄园一座,明代石桥一座,清代石牌坊、石桥各一座,明清石板古路八千余米,民国及现代摩崖石刻四处。实实在在一处土家历史文化的博物馆。

船头寨在明清时名头很响,清道光岁贡张宗颜的《船山石锁歌》以其雄浑的气势,独到的视角,丰富的想象,对古船山的气魄作了生动的诠释。文化的东西总是有着恒久的魅力,随着此歌的传播,古老的山寨也随之名扬四海,惹来无数文人驻足凭吊,揽今追昔。

历史的车轮走到现代,这座有着厚重文化底蕴的千年古寨却在举国的政治动荡和民众的茫然惶惑中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界。支罗锁蒙上了历史的铁锈,六也岩长满了沧桑的青苔,沉寂于崇山峻岭中的山寨之王从此沉默不语。秋信渐高红树老,日光忽暮白云封,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等待中承载着日光雨露、风剥雨蚀,默默地度着它寂寞的岁月,就这样一直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国家的一系列改革政策在华夏大地上颁行,神州宇内一扫阴霾,经过数十年的沉寂之后,随着国家经济建设成就的突飞猛进,文化事业也重新呈现一派欣欣向荣之态,文学、创作、考古、发掘,这一些似乎久已被人遗忘的东西重新回归人们的视野,文物工作者走进山野,洛阳铲重触黄土,船山古寨这艘玉帝的天船就快要挣开紧缚它的天锁,斩开历史的尘雾,重现于人们的面前。

如果把鱼木寨比着是养在深闺的土家女儿,那么支罗船头寨当是横刀立马、披荆崭棘,昂首傲然立于土家历史长河之中的石像雕塑了,鱼木寨上古墓、碑刻,尽显川东文士之风,船头寨上天城、文庙,则向世界展示了古巴人崇文尚武精神之精髓。两个寨子隔涧相望,一名鱼木,一名船头,鱼木寨名由来争论已久,目前尚无权威之定论,而支罗船头寨却远没有那么烦琐,因其铁壁层层,螺峰面面,俨然一艘巨大的航船,劈云波,斩雾浪,昂首北去,因此名为船山,后因明嘉靖时龙潭安抚司黄俊、黄中父子反明结寨,即名船头寨。寨因地而生,地因人而闻。千年古寨和巴乡猛人交相辉映,共存于历史的长河之中,数百年来熠熠生辉。

船头寨上自然景观壮美,方圆二十余平方公里的寨子人口众多,景色怡人,闻名遐迩的自然景点就有支罗锁、老鹰岩、公公背媳妇石、望儿峰等多处,每一处景点都带着一个动人的传说。支罗锁锁住下界天船,使之永固人间;老鹰岩老鹰打会,据传为黄中立地时藏宝之地,众猛禽千年守护,不离不弃;公公背媳妇石传达的是当地民众对土司初夜权的控诉,并一直警醒人们守好道德和伦理的界限;望儿峰是黄皇帝母亲爱儿护儿的象征,一种母子的亲情站成了千年不变的亘古的风景,引后人凭吊时平添几分凄楚,更增几多感怀。

寨内人文景观亦多,荒草院坝里、人厕牛舍后,随处可见残留着精致条纹的明清断石残砖,各种明清精工石雕更是举目可见。残留的遗迹,诸如天子殿、衙门坪、文庙、城隍庙、洗马塘等更是不胜枚举,还有带着神秘瑰丽传说的支罗特产支罗米和黄花菜,这一切都让这座千年古寨带上了十二分的神秘色彩。

船山二层原有寺名为鸟经寺,据传为开莲和尚圆寂之地,黄中称帝之后,即把此寺改为文庙,聘名师,定学制,把孔子木像请进殿堂,效仿中原科举,开科取士,为我所用。于是,古老的船山之上有了朗朗的书声。黄中常于军务之余,前来巡视,并钦点了一名蔡氏状元,蔡状元于黄中称帝反明时是否有功,并无书史记载,可是黄中兴教育、重人才的传统却被代代留存了下来。清同治十二年,龙水文庙改建为义学,沾化雨而沐春风,经陶铸而深涵养,文庙学风纯正,教风严谨,为船山古寨地培养了大量优秀人才,时至现代,船山古地今之学子享誉川鄂者仍然颇多。

今天的文庙地处船头寨龙水村,整体保存较好,主体建筑仍然留存,背山面水,后靠危崖,前视鸡头沟瀑布,门前古树荫蔽,菜花飘香,置身文庙讲学堂中,眼前恍见黄中庄严巡视之态,耳畔又闻船山代代学子的苦吟之声。近年,利川市对紧傍古文庙的龙水学校拨出专款,新修了教学楼,当地商家闫雄鹰也为学校捐赠数万元,购置了文体设施,硬化了校园操场,诠释了船山人尊师重教的精神内涵。当地学子也以其勤奋和执着之学风,在全市每年的中、高考中,不断延续辉煌,书写新的高度。当地从商者中不乏出类拔萃之辈,从文者中更是贤人、才人辈出,在当地代代传承,誉满鄂渝。古之文庙艺院宏开,人才蔚起,朝桢干之才,国家公辅之器,无不于此基之,现代船山人更是以一种全新的姿态融入亘古流传的文化大潮之中,即下愚亦得以礼陶乐淑,化顽梗而为儒雅,是故,地灵者人亦杰也。

而今,黄中称帝时所建之天城被毁,关卡已破,曾经的雄关古寨在朝庭的剿灭下是那么的不堪一击,固若金汤的天险在奸诈的离间面前是那么的苍白无力,壮志未酬身先死原本是历史英雄之悲歌,更何况是死于儿女亲家的阴谋里,当冰凉的尖刀刺透胸膛的那一刻,当粗硬的绳索紧缚傲桀的躯体的时候,透过历史的风尘,我看到了黄中眼中迸溅的带着悲愤和不甘的眼泪,苦涩地在历史的尘雾里风干。

古寨上有地高耸如船头翘角,上有神殿名唤“天子殿”,绿树掩映,清风阵阵,至今虽只余断石残垣,却仍难掩昔日香火鼎盛的辉煌,其中供奉的天子爷爷、天子娘娘系何人至今仍是一个谜,谜底也许正藏在那一幅久远的楹联“胜景如桃园神仙引我先登岸;扁舟横颧顶天子呼人早上船”里。是是非非,成败得失早已化为岁月的尘烟,而今站在船山天子殿的遗址上,脚下是绝壁悬崖,耳畔闻松涛阵阵,我仿佛看到了立地时的黄氏父子,他们一定常常登临寨顶,深邃的目光俯瞰着脚下的支罗古寨,也注目着遥远的中原大地,他们的耳畔,一定也有金戈铁马的杀伐,他们的胸中,一定也憧憬着君临天下的豪壮。

而今的船头寨,寨顶坦荡如砥,春来和风丽日,秋日瓜果飘香,林环堰绕、阡陌交通、风景如画。林旁檐下,常见三两摆古老人,目光矍铄深邃、面色沉静安详;秋风中夕阳下,天子殿残岩断壁,城隍庙荒草凄凄,昔日的六十里天城已成历史的尘烟,随风散去,再无一丝遗迹。寨上可寻蔡氏状元坟,罗氏古碑屋,亦可寻殷氏族谱,谌满氏牌坊,可遍寻不见的是昔年黄俊、黄中父子之古宅、残墓。一代枭雄终难抗机关算尽的阴谋,一段历史终难拒事非成败转头空的宿命,猛人虽去,余威千年犹存,后人凭吊,不免感慨中更添几分感怀。

春末夏初,夜宿古寨,听夜鸟声声,像极了当年鸟经寺的佛号;松涛阵阵,恰如文庙廊上历届学子的苦吟之声。寻天城,攀危岩,观城隍庙残垣断壁,看望儿峰兀立千年。抚今追昔,惆怅落花之信,夜月秋风;茫茫化石之身,青天碧海。听鸣鸳而断肠,看雨燕而心悲。一个山野土家王朝的历史,以筑城、结寨、办学、开科波澜壮阔的开始,却以阴谋、欺诈、屠戮、发配凄然悲惨的终结,天城已毁,文庙尚存,一段历史,武的化为尘烟,文的留存万年,黄中父子泉下有知,亦当为此而荣,后人凭吊,亦应以此为幸。


(责任副总编:吴俊丽  责任编辑:牟黎黎)

  评论这张
 
阅读(120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